1000%承波

事情的起因是波鲁那雷夫追查到了虫箭的一条线索。尽管那人看起来很像是不慎被卷进去的路人,他还是决定过去调查一番,巧合的是,他在目的地遇到了空条承太郎。

那时他们已有几年未见,尽管他比以前沉稳很多而承太郎身上的棱角也被磨得柔和了些,尽管几年间的追踪和战斗给他的身体添了很多伤痕,当他们对视的时候,一切又好像都没变,一双蓝眼睛对上一双绿眼睛,年长的两人又瞬间从欧洲北部的冬天被拉回了当年那个炎热而动荡的夏季。

当时情况很紧急,他们已经与那位充满未知的替身使者相遇——SPW的探员对他的描述是“我记得我靠近了他,但又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很多时候一个替身使者的危险性并不来源于他的能力本身,而是你对他...

2021-10-04

只是三明治

大家好,我是不健康的地沟油,做菜请不要用地沟油,现在是04:00,健康生活,健康饮食,本不健康大厨为大家带来了一盘健康三明治。


最开始的时候,寇森以为这件事是他的手下在开玩笑。

美国队长失踪七十年,突然被人从冰里挖出来了,行,这还能接受。毕竟是超级战士,但现在五年不到,线人来报,说有个人特别像美国队长的儿时挚友巴基巴恩斯,尤其是那张脸,不能说毫不相干,只能说和巴恩斯中士胖了一点以后一模一样。

寇森疑惑,陈年老冰棍是买一送一吗,但还没容他犹豫,线人又实时更新,说他被巴恩斯中士抓住了,对方问完决定过来一趟,和美国队长当场认亲。

史蒂夫听说自己的老朋友还活着,还要过来找他,很是惊喜。...

2021-08-13

活动预告:布鲁克林大排档

凌晨四点报道来啦!

盾冬糖果店:

我们的第一次活动:盾冬漫画八十周年“庆典”非常成功,感谢各位老师的辛苦劳作和朋友们的支持。


而今年,恰是队长和巴基在漫威宇宙和大家见面的第十年。(上映时间7.22,国内首映为九月初)得益于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两位演员的精彩演绎,这两个角色也在十年中让不计其数的人感动、敬爱。


2021年8月13日,也就是塞包生日这一天,我们决定以24小时不间断产粮形式为他庆生。


希望我们深爱的角色在各个平行宇宙里幸福、自由。


也希望Seb能在未来创造出更多像漫威影视版冬兵这样...

2021-08-12

流浪者的冬天

他们再见的时候已经是冬天了。

承太郎在乡下的屋子几乎被埋了起来,而刚刚升级为父亲就被迫变成单亲家长的他根本顾不上清理家门口的积雪,于是,舟车劳顿的波鲁那雷夫还要钻进仓库里找出雪铲,艰难地推出一条路来。等他带着一身捂出来的薄汗推门进屋以后,他身上的冰和雪几乎瞬间就被高温融化了。

屋子里又闷又热,还有一股长时间不通风带来的沉重腐臭味,而他的朋友,他从意大利赶来美国的根源,听到了他的声音,在半掩着门亮着光的那间屋子里冲他打了声招呼。

无论是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还是角落里堆着的没开封的奶瓶奶嘴,都看得出来,单身汉是在尽自己所能维持着杂乱与整齐间岌岌可危的平衡。空条承太郎的绿眼睛里滑过一丝隐秘的期望,...

2021-07-30

晚安,女孩。

哪怕是禅院家吊车尾的孩子,也是有资格去学校学习的。嫡子是不屑于这种平民教育的,他有他的家庭教师,教他各种上流社会的礼仪。而禅院扇那两个遭人白眼无数的女儿们就要去寄宿小学,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她们可以坐在同一间教室里,淹没进乌泱泱学生堆中,听同宿舍的舍友讲童话书里公主们手牵着手一路逃亡,听她们的老师坐在春游野餐垫上讲爱、亲吻与拥抱,她们快乐地捉知了扑蝴蝶,真依在细雨微朦的初春里摔倒滚一身泥,真希毫不留情地大笑,最终被自己的妹妹拽了个狗啃泥,这场混战最终在年级内蔓延开,孩子们在将将萌芽的草地上打滚,嬉笑,每个人都脏兮兮,每个人都很快乐,城里来的孩子说,这里的雨是有味道的。

雨是有味道的,对于真希...

2021-05-20

沉默

有个姐姐并不奇怪。有个爱自己的姐姐也不奇怪。

对于禅院真依来说,禅院真希对她的爱珍贵又稀奇,珍稀到她有时候甚至意识不到那是什么。

禅院家的人会在路过她们的时候甩下一句评价,这几乎是一种无意识的习惯,像人类指点流浪狗。

他们会说,真依比真希聪明点——因为她还有点咒力,还能看到咒灵。

再大一点,他们会说,真依比真希更有女人味一点——因为面对禅院直哉的冒犯,她没有像真希那样贸然动手又被打倒。

真希走后,他们路过她,会说,真依比真希聪明点——毕竟在他们眼里,一个毫无咒力的人,特别是一个咒术师家族的女人,出去也未必比在家里更好过。

真依听着,一开始她沉默,后来她沉默,最后她站了起来,毅然决然...

2021-05-16

【虎伏】凌晨两点五十二分

朋友约的稿,可以发了


有些故事在被讲出口的那一刻就注定是要被舍弃的,因为人的大脑容量很小,很小,你只能把你必需的用品随身携带,如吃饭喝水睡觉,至于其他,尤其是其他人的事,该舍弃时就要舍弃。

每个人身边都会有那么一两个足够特殊的人,他们的特殊点大部分情况都不是因为他们自身,而是记录者对他们的二次加工。

伏黑惠会是个永垂不朽的人,虎杖悠仁常常会这样想。

人脑无法记载的就让书页来保存,这种想法简单而陈腐,至少,虎杖悠仁是不会这样做的,他家里——他和他爷爷一同生活过的那个地方——就摆了一摞书,有杂志,有报刊,有大部头和早已过时的流行小说,那些被加工过的装订纸张就靠墙摆在地上,春夏有雨,潮湿...

2021-04-30

另一种可能

东京咒术高专有个特殊委托:同一级不同学生间要互相配合着完成一个委托,第一个合作任务被委派给五条悟和夏油杰,他们要联合祓除一个特一级诅咒。

咒灵操术使用者与六眼传承人都是咒术师中的佼佼者,入学没多久,两人就因不同的观点而爆发了争吵并大打出手,脾气看似很好的夏油杰一步也不肯让,从小被人骄纵到大的五条悟偏信自己的观点,同学关系瞬间紧张,而两人还未长成的友谊也因此脆弱得岌岌可危,就算是掌握反转术式的同学,也无法将他们之间的裂口修复好。

因为伤在心上。两个人的小别扭被作为班主任的夜蛾正道看在眼里,他特意将自己的一个任务转给他们,特一级,足够难搞,又不至于伤到两个天才的强度。

最开始五条悟和夏油杰谁...

2021-04-25

空条承太郎从不说谎

空条承太郎从不说谎,无论对面是棘手的敌人还是亲密的家人,就算对面是让人头痛的劲敌,就算环境十分危急,他也从不说谎,他不屑与用谎话对敌,也不习惯用谎言应付家人,丝吉Q也好,随便什么其他人也罢,他本身就话不多,坦荡的人不习惯拐弯抹角,直接的人不习惯用词委婉,他不是不会,只是开不了口。

曾经看过的某一本书里说过:诚实的人总是难于开口扯谎,迫不得已时,这些人会说出真假掺半的话,假话用来唬人,真话用来说服自己,这样,开口就会变得更简单。

这段文字一般会和其他他不太感兴趣的内容一样,一掠而过,但此刻,他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这句话。

此刻他们在海底,他不久前才向自己的祖母许下承诺,波鲁那雷夫,他的战友...

2021-04-24

冬花

乱写产物


“你要如何评价一株冬季盛开的花?是说他来得过早,还是说他来得太迟?你要如何评价一株冬季盛开的花?是该说他标志万物凋零,还是该说他预报新春将至?

你会如何评价那株冬季盛开的花?”


两面宿傩不喜欢冬季。

他不喜欢很多东西,不喜欢自己空旷的宫殿,不喜欢不合胃口的菜,不喜欢隔三岔五就上门挑事的人类。

他总觉得住处好歹要像住处,起码不能睡醒觉去吃个饭都得用上瞬移。但里梅说不行,您现在已经是诅咒之王,王,就该与平民拉开差距,诅咒师,就要与其他人展现出区别。旁边寥寥几个门客听了此言,也点头,说出几句住大宫殿的必要来。

他挥挥手,嫌烦,那些人就收了声。这住处也是他从一个咒术师...

2021-04-15
1 / 9

© 清香滚烫地沟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