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

夏油杰不喜欢下雨天。

小时候,下雨意味着他会看到更多面容可怖的怪物,意味着要一个人面对漫长无尽头的黑暗冰冷,即使他如今已足够强大,童年的阴影也还是会时不时探出个头来,刺他一下又即刻溜走。

他升入高专的第二年,东京迎来了一场极大极冷的雨,他无法入睡,只能枯枯望着室内老旧的摆设,召出个咒灵来,想了想,又收回去,正当他以为这一天就要被他在胡思乱想无所事事中混过去时,隔壁的门开了,五条悟抛弃了自己柔软舒适带着香味的大床,在这个雨天里跑进他莫名其妙放出大量咒力的好友的屋子里,五条悟不傻也不瞎,他能感到隔壁的咒力波动,以及夏油杰味道中隐隐约约掺着的不安。

他无所谓,他没那么少爷,平时出任务更是连树梢...

2021-03-17

【宿伏】可他动了我的衬衫

ooc

惠视角,第一人称

私设诸多


我和他的关系很奇怪。

按道理来讲,我和他应该是战友的关系,但你见过哪个人会冲着战友开枪吗?可要说他是我敌人,又说不通,因为他确确实实救过我几回,每次任务结束跟在我后面不情不愿汇报的人也总是他。

带我的老师父开导我:伏黑惠,忍忍吧,也就你能治得住他。

于是我就成了幼儿园教师兼保姆兼单口相声的唯一听众。

他话很多,一开口就是铺天盖地的笑话俏皮话外加不是人话。好几次我都差点被他拖进捧哏的角色,所幸我警觉,嘴巴闭得比前两天审讯过的地头蛇还严实,这才侥幸让他没把个人脱口秀发展成双簧。

有些时候我甚至怀疑,他就是喜欢看我这样不理不睬的样子,我越冷淡他...

2021-02-27

五对夏是那种,我爱你,也知道你爱我,想帮你,又怕会伤害到你。

其实五条悟对待亲密的人,是很谨慎的很小心的,对其他人都是随意的态度,但是面对夏油杰的时候会想很多,做很少。

为所欲为的人为了自己在乎的人而收敛自己,简直太正常了……

2021-02-23

虎杖悠仁是,包饺子会往每个饺子里都塞一颗花生的人

伏黑惠和夏油杰都是很正常的,只放一个,谁吃到算谁的

五条悟会包一个只有花生没有馅的饺子

两面宿傩会把花生饺子单挑出来,夹给伏黑惠

2021-02-12

五条悟会把自己的眼罩浸在洗发水里

一些个人观点+碎碎念


五条悟并不是总在想着夏油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这很正常,说到底,你生活里,你才是主体,何况是习惯了以自己为中心的五条悟。

他并不总是想着夏油杰,或者是,他很少刻意去想他。

但回忆有些时候是个讨厌的东西,滑溜溜,抓不住,像泥鳅,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冒出个头来。

五条悟比谁都清醒地知道夏油杰已经死了,他知道,他信任自己的术式,他也知道夏油杰信任他,和他的术式。

但是人不会就这样突然断绝和社会的所有联系,生命脆弱,但同样永恒,夏油杰死了,可五条悟记得他,家入硝子记得他,夜蛾正道记得他,七海建人记得他,九十九由基记得他,他帮助过的每个人记得他。

教...

2021-02-11

我知道你在

有很长一段时间,五条悟和夏油杰是在校外住的。

五条家家大业大,在东京有房产很正常,但是年轻高中生五条悟不知怎的生出了点逆反心理,偏偏要到外面租房住。

但当他和夏油杰一起去看房的时候,阔佬五条悟看看买房的价格,又看看租房的租金,一个电话叫来了家族负责人,当天就办了手续,使了点手段让房产证上印着的还是未成年五条悟的大名。

五条悟不喜欢那种家具都摆得整整齐齐的屋子,他说那是给洋娃娃准备的娃娃屋,夏油杰看着他,说“你只是想自己搭自己的娃娃屋而已。”

五条悟没有像平时那样嘻嘻哈哈地把话题混过去,镜片后的蓝眼睛里一本正经:“不,是我们要搭建我们自己的娃娃屋哦。”

房是相当普通的三室一厅,除了卫生...

2021-02-11
2 / 9

© 清香滚烫地沟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