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女孩。

哪怕是禅院家吊车尾的孩子,也是有资格去学校学习的。嫡子是不屑于这种平民教育的,他有他的家庭教师,教他各种上流社会的礼仪。而禅院扇那两个遭人白眼无数的女儿们就要去寄宿小学,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她们可以坐在同一间教室里,淹没进乌泱泱学生堆中,听同宿舍的舍友讲童话书里公主们手牵着手一路逃亡,听她们的老师坐在春游野餐垫上讲爱、亲吻与拥抱,她们快乐地捉知了扑蝴蝶,真依在细雨微朦的初春里摔倒滚一身泥,真希毫不留情地大笑,最终被自己的妹妹拽了个狗啃泥,这场混战最终在年级内蔓延开,孩子们在将将萌芽的草地上打滚,嬉笑,每个人都脏兮兮,每个人都很快乐,城里来的孩子说,这里的雨是有味道的。

雨是有味道的,对于真希和真依来说,禅院家的那些日子里,雨有着木料的霉朽味,有着纨绔子弟身上的脂粉酒气,有因室内空气太久不曾流通而分外沉闷的淡薄腐臭味。

但寄宿学校里的雨不一样,泥土的清香,未萌芽草木的新意,食堂厨师的研究出来的红豆布丁,感冒药上头的味道,被子睡衣上还未消散的织物柔顺剂的香味,好新奇,好温暖,好开心。

对小孩子不该太苛责,尤其是面向一对每次返校身上总是带着新旧伤疤和大面积淤青红肿的双胞胎,再严格的执法者也会心软,何况是本就喜欢小孩的宿管,所以,当发现那两个孩子会在晚上挤到一张床上睡时,她就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熄了灯,世界就一片黑暗,等到真依呼吸趋于平缓,真希就会睁开眼,轻轻,轻轻,凑过去,嘴唇贴上额头,窗外雨声淅淅沥沥,晚她几秒出生的妹妹不安地蜷进她怀里,膝盖触着她的胸口,室内黑暗潮湿静默,在这片黑暗里一切都消失了,只剩她们,躺在床上,真希像溺水的人拥抱着浮木一般拥抱着真依。

她溺过水,或有意或无意,已经五岁却还是迟迟没能觉醒咒力的真希,被大人“不小心”地撞进水里,那一瞬间的窒息让她在浑浊水下挣扎着睁眼,嘴用力闭上,她身上的天与咒缚与她妹妹的术式同时觉醒,真希无师自通学会游泳并从水中探出头的同时,她的妹妹急急忙忙地从屋子里跑出来。

阴天,又要下雨,光线很差,真依手里托着一团小小的咒力团,它正隐隐约约地汇出一个形状来。

真希看不到,姐姐只是伸手拉住妹妹,要下雨了,真依体质不如她,淋了雨一定会生病,她不明白人情世故但能感受到这个家里每时每刻飘淌着的恶意,他们巴不得两人赶快去死,生病发烧的真依基本只能听天由命,所以她们得快点赶回屋子里。

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枕边放着一朵小小的塑料假花,真依已经睡醒了,她们凑在一起看着那朵假花,晶莹剔透的花瓣,细碎的蕊,精致的小花在晨光里折射出点点光斑,真依说这是她捡的,这就算是她给真希的礼物了。

这是第一个,完全属于她们的东西。真依把它送给了真希,一周后,女孩又送给她一根链子,真希为此在花瓣上穿了一个洞,这根项链一直陪着她们,甚至在她们五年级那场话剧表演里拥有一席之地,那天除了禅院姐妹的家人,所有学生的家长都来参观了,双胞胎一个扮演骑士一个扮演公主,宣誓时真希诚恳地单膝下跪,亲吻着真依的手背,真依把自己腕间缠绕着的项链解下,轻轻套到真希脖子上,这场即兴加演的惊艳场面成功被相机捕捉,小花项链在聚光灯下闪着光,女孩们望向彼此,世界寂静,念白的声音也飘远了,忠诚的骑士从戏里到戏外一直把她的公主保护得很好,这是她给她的第二个吻。

项链一直留在骑士的脖颈上,照片被洗出来后交给了真依保管,离家前的那个晚上,真希想要和真依道别,却满世界都找不到她的妹妹,再回来的时候一切都会不一样,她想,她会给真依她想要的一切。于是,第一件委托结束后,真希拿着拼了命换回来的钱,跑去商场给真依挑了一根项链,简单的样式,另一朵小花,她跑去邮局,填了表格付了邮费,等待邮差把礼物寄到京都学校去,本想问问真依有没有收到它,最后却哑然发现自己连对方的联络方式都没有,尽管如此她还是笃定对方会收到并戴上这份礼物。

她们中断了整整一年多的联络,再见面时已经是二年级,真依还是那样,臭着一张脸,国中时期她也会露出这样可爱的表情,在她因三箭连中靶心而被弓道社的男男女女围起来的时候,在她指导剑道社社员标准动作的时候,她就会露出不太高兴的表情,真希明白自己妹妹在闹脾气,但不知道怎么安抚她,只能在夜里爬上妹妹的床,不容拒绝地把这个口是心非的小鬼紧紧抱住。

女孩子们已经开始发育的身体紧紧贴着,对方不再蜷起膝盖把她隔开了,她依旧在等待,等待妹妹先自己一步睡着,然后轻轻凑近,吻她的脸颊。

第三个吻,她默数。

真依看起来不太喜欢和别人有太多肢体接触,她们很少做出亲昵动作来,所以吻她要趁她睡着,这是保护者的私心,也是保护者的动力来源。

高强度训练很容易让人累垮,禅院真希仍然记得自己入学那天对夜蛾正道说的话:我要证明自己,然后成为禅院家主。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不算她的根本动力来源,她的根本动机是给她的妹妹一个舒适安逸的容身之所,这是她作为姐姐的最终目标,也是她成为咒术师的最根本原因。

只要姐姐在,妹妹就会被保护得很好;只要骑士在,公主就绝不会受伤。童话故事里太习以为常的剧情几乎成了一种定律,总让人恍惚觉得现实也不过如此,但完全不一样,至少对于禅院真希来说,这一切完全不一样。

没人告诉姐姐,妹妹也许会先一步离去;就好像没人告诉骑士,失去公主她守护的意义又是什么。禅院真依慢慢、慢慢挪向她,混乱的鼻息,滚烫的呼吸,那些带有热度的气体抚向她,她的妹妹,她的动力根源,她的支柱,慢慢、慢慢凑近她,一个亲吻,一个短词,一个告白,它们坍缩在她们之间的距离里,从一个微张的口腔渡进另一个微张的口腔,世界漆黑一片,她像是回到了五岁那年那个溺水的夏天,真依的身躯瘫软了,禅院真希望着她,紧紧闭上自己的嘴,下意识吞咽,好像怕她妹妹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气息会消散掉,好像在试图把她妹妹的一部分留在自己的体内。

她胸口,那朵轻盈的塑料小花连带那根金属珠链一起消失了,带了那么多年的饰品,离开时也带走了她胸口的一部分体温。

双胞胎们有自己独特缥缈的联系方式,就在刚才,在她们第四个吻发生的时候,真依和她的联络,彻底断了。



此篇文写于图透出来之后,设定、剧情、细节等皆与原作有极大出入。感谢阅读。

评论 ( 13 )
热度 ( 342 )
  1. 共25人收藏了此文字

© 清香滚烫地沟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