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三明治

大家好,我是不健康的地沟油,做菜请不要用地沟油,现在是04:00,健康生活,健康饮食,本不健康大厨为大家带来了一盘健康三明治。



最开始的时候,寇森以为这件事是他的手下在开玩笑。

美国队长失踪七十年,突然被人从冰里挖出来了,行,这还能接受。毕竟是超级战士,但现在五年不到,线人来报,说有个人特别像美国队长的儿时挚友巴基巴恩斯,尤其是那张脸,不能说毫不相干,只能说和巴恩斯中士胖了一点以后一模一样。

寇森疑惑,陈年老冰棍是买一送一吗,但还没容他犹豫,线人又实时更新,说他被巴恩斯中士抓住了,对方问完决定过来一趟,和美国队长当场认亲。

史蒂夫听说自己的老朋友还活着,还要过来找他,很是惊喜。当天直接班也不上了卡也不打了,走私犯和外星生物都交给其他复仇者了,中午一得到消息,花半小时打扮了下自己就颠颠颠骑着小哈雷驶向咖啡馆认亲去了。

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三点半了还不见人到,寇森急得脑门冒汗,史蒂夫却是无比淡定地吃第三个三明治喝第三杯咖啡。

“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急?”寇森拿过餐巾纸擦汗,问。

“因为以前他就经常让我等,习惯了。”史蒂夫十分平静,甚至把手伸向第四个三明治。

第五杯咖啡端上来的时候,这家被包场的咖啡馆的门终于被推开了,寇森打量着这个自称是巴基巴恩斯的人,上身皮衣下身紧腿牛仔裤脚蹬漆皮短靴,浑身上下缀着闪光的金属饰品,男人一头棕色短发有些凌乱地翘着,背对着门的史蒂夫却还是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来者的脸被口罩和墨镜遮了个严严实实,对上寇森视线,他一扬下巴,摘了墨镜拉下口罩,直接坐到史蒂夫边上。

两个大男人挤在一条沙发椅上,史蒂夫被他戳了好几下才不情不愿地挪了挪屁股,确定这人就是巴基,寇森松了口气。

他刚要开口就被史蒂夫制止了,对方熟稔地掏出一包酒精湿巾来,巴基接过撕开包装,擦了擦手,寇森注意到他的左手变成金属假肢了。

他又要开口,又被史蒂夫制止了,没办法,他只能看着巴基抢走史蒂夫的咖啡,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又毫不客气地拿走了篮子里最后一个三明治。

等巴恩斯吃完喝完,史蒂夫才开口:“跟我一起住?”

巴基摇了摇头,擦擦嘴又擦擦手:“我现在自己租房住,不用担心。”

寇森半路打劫:“我猜您需要一份工作。”

巴恩斯停下动作,抬起眼皮看了眼他,把揉成一团的卫生纸投进垃圾桶里。

“我猜你需要听我跟你说件事。”

他收敛了和史蒂夫对话时那种漫不经心的随和,整个人都锋利了起来,寇森也正色,他知道,巴基巴恩斯,富商的儿子,正义的伙伴,这个人从不像他的博物馆展板内容那样简单。

对方从皮衣内衬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大信封,不厚,寇森接过去以后在角落里捏到了一小块坚硬的凸起。

看大小也许是张储存卡。

“等你回家以后,用私人的电脑打开。”巴基依旧没有放松下来,寇森也意识到了这件事重要性,诚恳地给了他回应。

然后看着巴基拍了拍手,戴上口罩手套就要出去。

“哎,”寇森喊了一声,他停下来,带着疑问看了他一眼,寇森被他看得心里一乱,还没组织好的话直接乱了套——拜托,这可是他的童年偶像!还是两个!

“那您有什么需要的吗?只要是范围内的,我都能提供。”

他做好了找到最先进枪支或是防弹车的准备,甚至是一个合法的身份证明,而巴基,也点点头:“刚才的三明治不错,可以打包带走两份。”

而史蒂夫此时正抱着一个纸袋,寇森闻味,觉得那里面是提前让店员做好打包的三明治,巴基的视线就在上面转啊转,他看看纸袋,又看看史蒂夫,史蒂夫也看看纸袋,又看看他,俩人大眼对大眼蓝眼对绿眼,史蒂夫把纸袋搂更紧了。巴基一口气还没叹完,就脸色一变猛地抬头看向窗外,寇森看他的变化也跟着浑身一僵,迅速扭头望向外面,而就在他回头的那一刻,他身后哗啦一声,史蒂夫装着两份花了十五分钟现做的还热乎着的三明治的纸袋就被抢走了,凶手留下一句尾音上扬的谢啦,头也不回地走了。

寇森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要说什么——他还没问巴基要联系方式。

而现在再往窗外看,他早就走远了。

他感觉自己的眼神应该是介于无语与依依不舍间,因为他想起来自己还没要到巴基的联系方式。

“他有他的办法联系你。”史蒂夫很善解人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什么方法?”寇森下意识问。

“我。”史蒂夫露出八颗大白牙,很标准地笑了。寇森哑口无言,张了张嘴,又闭上,最终也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眼神控诉他:你小子学坏了。

 

他们再见面的时间隔的很短,至少比寇森想的短,他原以为自己要在至少半年以后才能清剿完巴基带来的U盘里标记出来的九头蛇据点,没想到,他只用了一个多月,这其中有一部分归功于资料里在每个据点旁边标出的建议出动人数,另一部分归功于当他们潜入基地后,发现里面似乎并没有特别能打的。

一个多月后,他们在一家深夜依旧营业的咖啡馆里碰头了,巴基这次接受了他的邀请,和史蒂夫一起搬进了布鲁克林的一处住宅。

寇森有很多话想问他,例如,你怎么对九头蛇这么了解,为什么这次你就愿意搬过来和史蒂夫住了,七十年前到现在,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太多问题了,他都没有问出口,时机不对,他知道,等时间到了,巴恩斯会自己说。

现在,他不需要去考虑这些问题的答案,他需要继续去处理九头蛇被剿灭后的后续问题,还需要去给他们两个人分配一个大小合适的住处,不要精装房,让他们把那些拥挤又冰冷的装饰搬出去。

 

对于史蒂夫和巴基而言,他们忽然拥有了一间公寓,一个可能变成家也可能变成住处的地方,他们结伴回去,现在的巴基不担心会再有九头蛇把自己抓起来了,史蒂夫用手肘撞撞他,他表情有些无奈:真的要这样吗?巴基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们联系方式的问题。

寇森也许想不到,史蒂夫在他之前就与巴恩斯见过面,不仅见过面,还被他教会了使用IG聊天的方式,寇森以为的老友重逢,实际上是他们约好的碰头,不过巴恩斯迟到并不算在其中。

神盾局的效率很高,当他们抵达时,住处已经被整理干净了,只有简单的家具电器,空荡荡的架子和柜子,只有碗柜里面有点东西。

巴基进屋以后就大大咧咧地瘫在沙发上,指挥史蒂夫去做炖菜:我想吃。这是他的第一个理由,“我快七十年没吃过你做的炖菜了。”这是他的第二个理由。“等你做好我肯定有问必答。”这是他的交易条件。

巴恩斯家的儿子,富商家庭长大的布鲁克林小王子,总这样,威逼利诱,逼得诱得刚正不阿的小史蒂薇不得不妥协。

结果是,史蒂夫踹了他一脚,告诉他要吃炖菜就跟他下楼买菜去。

 

然后,不必多说,巴基手里有钱了,巴基眼里没边了,巴基站在面包柜台前面不走了。

“史蒂薇,你还记得那家餐厅的三明治做法吗?”

“没有记得,但记得配料。怎么了?”

老实说,史蒂夫知道自己是在明知故问,他不是不情愿,只是想走慢点,聊得也慢点,好好把他们分别时漏了的时间都补回来,巴基,他带着一身的谜题回来了,带着一条冰冷的金属臂,带着一点不知来源的疲惫感,史蒂夫直觉自己不该问太多问题,就像他没有问巴基那天见面为什么迟到一样,也像他没有问为什么巴基会出现在他们围剿九头蛇的现场,那天一定是有一杆狙击枪在远处帮着他,只是那次,瞄准镜躲开了他寻找的目光,既然巴基不想说,他也不会问。

 

就像现在,如果巴基不准备说,他也不会问,哪怕他已经遵守约定做了炖菜,遵守约定做了三明治,他依然不打算问,哪怕巴基的目光正落在他脸上,他也不会开口主动谈论那些事。就像他们之间的三明治,三明治只是三明治,也许它的配料表里有金枪鱼肉,有酸黄瓜,有番茄和烘焙芝麻酱,但三明治还是只是三明治,一些事,没准备好深究的时候就不要深究。

 

史蒂夫收拾盘子,巴基还在盯着他,他也看回去,不就是瞪眼吗,他可不会输。

“行吧。”

这次是巴基屈服了。他往后重重地靠在了椅背上。

“我一定要把你衣柜里的那些老头衣服都扔了。”

巴基把视线挪到了天花板,已经是夜晚了,暖黄的顶灯亮着,比七十年前亮很多,也柔和很多,他看着那些在视网膜上缓慢刻下烙印的光,自言自语一般呢喃。

“随你便。”

史蒂夫耸耸肩,把剩下的三明治放进冰箱里,巴基把他的衣服扔了,他可以再买,也可以穿巴基的衣服,反正他们现在有那么多时间。

 

 上一棒:S.Srien

下一棒:


评论 ( 2 )
热度 ( 66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清香滚烫地沟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