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可能

东京咒术高专有个特殊委托:同一级不同学生间要互相配合着完成一个委托,第一个合作任务被委派给五条悟和夏油杰,他们要联合祓除一个特一级诅咒。

咒灵操术使用者与六眼传承人都是咒术师中的佼佼者,入学没多久,两人就因不同的观点而爆发了争吵并大打出手,脾气看似很好的夏油杰一步也不肯让,从小被人骄纵到大的五条悟偏信自己的观点,同学关系瞬间紧张,而两人还未长成的友谊也因此脆弱得岌岌可危,就算是掌握反转术式的同学,也无法将他们之间的裂口修复好。

因为伤在心上。两个人的小别扭被作为班主任的夜蛾正道看在眼里,他特意将自己的一个任务转给他们,特一级,足够难搞,又不至于伤到两个天才的强度。

最开始五条悟和夏油杰谁也没理谁,各走各的,夜蛾正道带着家入硝子在外面目送他们梗着脖子走进建筑物,帐落下来以后视野瞬间暗了几个度,也许是受氛围影响,五条悟偷偷斜眼瞥向夏油杰,对方没看他,对方正忙着召唤一只小咒灵勘探敌情,六眼不爽了,大声来了一句你要是死了我可不会救你。他没注意到自己语言里的逻辑漏洞,咒灵操术使用者对他理都不理,迈开大步向诅咒的方向赶过去。

五条悟当然食言了,特一级毕竟是特一级,咒力强,还有自主思想,玩儿一样把激进的夏油杰甩飞到墙上,那会儿他们锻炼强度还没那么大,身体素质也还没练上去,夏油杰这一下摔得差点没爬起来,五条悟更惨点,不仅身体受伤,自动接受大量信息的六眼和大脑也被诅咒折磨得差点崩溃,最后他们俩一个人拼着最后的咒力使出了赫,一个趁机把半个身子被轰掉、还没来得及自我修复的诅咒搓成球吞下去。

五条悟的头一跳一跳地疼,夏油杰的胃一片翻江倒海,他们相互搀着走了出去,家入硝子看了眼,伤口都在皮肉上,重伤都算不了,更谈不上致命,不用治。夜蛾正道松下提着的一口气,收回了偷偷放在他们身上实时监测的咒骸,掏出相机,说留个念吧,庆祝一下东京咒高第一个新生联合委托圆满完成。

五条悟和夏油杰累得屁都放不出来一个,直接一个带着另一个瘫坐在墙边上,五条悟看着夜蛾正道找角度的动作,赶紧抬起拳头,夏油杰瞬间明白了他想干嘛,也抬起自己的手,握紧,碰拳,少年们未长开的指节紧紧贴着,贴了很久,一直贴到夜蛾正道找了第三个角度拍照,两人才唰地甩下举起的拳头,天才们死鱼一样彻底瘫倒的样子也被快门声收录了。

四张照片一直被夜蛾正道保存,其中一张碰拳的照片当天就被洗出来了,交给夏油杰收着,他把相片装进相框里,又怕被晒褪色,终日倒扣着放在床头。

他被通缉以后偷偷回了一次高专,想找一些自己以前的东西,其实他是抱着很大的勇气在赌博,他赌夜蛾正道会心软,赌自己一路能平安,他必须平安,他还要回去,菜菜子和美美子还在等他。

夏油杰轻车熟路地翻回宿舍,路线是他跟五条悟一起偷摸离校出去买零食饮料的路线,他的宿舍门口守着一只咒骸,模样有几分像呆丑呆丑的企鹅,他低头,咒骸抬头,他看着咒骸,咒骸看着他,然后慢慢,慢慢,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他忽然鼻酸,他想,也许真的有可能,也许那些事都是他的噩梦,今天只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只是他和五条悟约好的轮流出去买点吃的喝的的夜晚,只是他又忘记拿钱包,就空着手回来了的夜晚,他想起那些冗长训练结束以后,他跟五条悟勾着肩搭着背向瘫在地上的七海建人与灰原雄说辛苦了回家洗澡去吧,七海建人认真地说你们真是讨人厌,灰原雄大喊着说感谢前辈指教。

回忆戛然而止,他忽然想起,想起他的晚辈,那个无比憧憬他的晚辈躺在停尸间床上白布单下的惨状。他忽然清醒了。

咒骸还在忠诚地,站在他回家的路旁,夏油杰跑了,又翻窗进了自己的卧室,他真的没什么可收拾的了,衣服没了可以买,纪念品不带走也没关系,他翻箱倒柜,抱着一堆相框,他和悟,他和硝子,他和夜蛾他和灰原他和七海他和他救过的人他和他的战友们,一张又一张的照片,从新到旧,依稀能从他的面目中看到岁月抽身而去,他忽然想起那张第一次合作委托的留念,就捏着一大摞照片,走到床边。

床头柜上空空荡荡,只剩下一个灰尘描摹的相框边缘,他知道那张照片在哪里,就干脆地走出门,走到悟的门边。

夏油杰抬起手,慢慢深吸一口气,缓缓拉开纸门,五条悟在熟睡,或者在装成熟睡的样子,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相框,夏油杰不用看就知道那里面有两个少年顶着满是伤痕的青涩笑脸在碰拳,他太熟悉了,曾经的一段日子里他每天睁眼闭眼看到的都是它。

他慢慢走过去,视线却一直停在五条悟身上,他想,也许有种可能,也许在某种可能里他们会打一架然后又一次和好,也许在那种可能里五条悟会带着他和菜菜子美美子一起回到高专,他看着对方抖也不抖的睫毛,听着对方平缓稳定的呼吸,心跳也跟着静静减慢,心脏也在冷寂里慢慢下沉。

因为是可能,所以最不可能。他转身离开,关上纸门,企鹅咒骸回到了他的宿舍门口,他偏过头看着咒骸,咒骸也偏着头看向他,却没再从门口移开了,就像夏油杰没再回去一样。

他转身,动静极大地狂奔,也许睡眠不深的七海建人早就在他的动作里被惊醒了,也许夜蛾正道此时也正在宿舍楼的某处抽着烟,他不管不顾地狂奔,像个普通人那样,翻窗,往那两个小丫头的方向赶。照片从他很浅的衣兜里滑出来,洒了一地,他没有捡。

感觉到夏油杰离开高专,五条悟静静睁开了眼。

他正对着的那张有些褪色的照片。

评论
热度 ( 26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清香滚烫地沟油 | Powered by LOFTER